女子因骂社区支书“草包”被跨市铐走拘留 官方上门通报追责结果

5 月 28 日晚,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记者独家从微信骂社区支书“草包”被毕节警方铐走行拘的贵州女子任女士处获悉,当日下午 17 时左右,贵州省毕节市相关人员上门向其通报了该事件的追责结果:包括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局长、七星关公安分局洪山路派出所正副所长在内的 10 名左右的公安民警受到了相应的处分。其中,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原局长因负有领导责任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洪山路派出所正副所长则分别受到撤职和降级的处分。而涉事的社区刘支书仍在停职调查中。

任女士表示,该处分还是比较严肃的,她对该处分还是比较满意的。

因骂社区支书“草包支书”被跨市铐走行拘,获 1000 余元国家赔偿

2020 年 1 月 22 日,贵州省贵阳市的任女士向猛犸新闻 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记者反映,她在毕节市兰苑花园小区居住时,因在该小区业主群质疑业委会不召开业主大会便擅自让新物业公司通过试用期的行为时,不满社区支书刘某的“开不开业主大会,怎么开是业委会的事”的回应,就将该回应截屏发到业主们的一个维权群里,并在下面跟了一句“看这个草包支书是怎么说的”。就因为这句话,刘某向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洪山路派出所报了警。而洪山路派出所民警为此专程赶到贵阳市将任女士用手铐铐回毕节市,并将其行拘 3 日。在此过程中,警方存在着违法传唤、违法使用手铐、虐待等问题。

1 月 25 日,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以《贵州女子微信群骂社区支书“草包支书”,被毕节警方跨市铐走行拘》为题独家予以披露,该新闻也迅速登上热搜。1 月 26 日,毕节市公安局对外通报称,经复议查明:任某在微信群侮辱他人的行为存在,七星关分局洪山路派出所受案后多次通知任某到派出所配合处理,任某拒绝配合,七星关分局红山路派出所遂进行异地传唤。经审查,该传唤程序违法,依法撤销七星关分局对任某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并责令七星关分局依法处理后续相关事宜。案件涉及派出所所长及办案民警已停职接受调查。文中提及支书刘某某,其前夫赵某系七星关分局民警,刘某某与赵某已于 2014 年 7 月 10 日离婚。对于是否存在办关系案、人情案等违法违纪问题,七星关区纪委监委已经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若涉及违法违纪问题,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任女士向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记者透露,本报报道登上热搜之后,毕节市警方才主动上门赔礼道歉,并承诺会从重从速处理,但需要给他们一点时间。2021 年 2 月初,经过协商她拿到了精神损害赔偿 ;3 月底,她又拿到了国家赔偿。根据 2021 年 2 月 25 日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出具的行政赔偿决定书显示,在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后于 1 月 27 日派员专程前往任女士家中,向其本人当面赔礼道歉。按照 2020 年 5 月 15 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国家 2019 年度日平均工资为 346.75 元,应赔偿任女士被违法拘留和违法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 5 日的赔偿金 1733.75 元。

但任女士的诉求是必须追责,要有一个完整的处理结果。2021 年 2 月初,任女士曾告诉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记者,当时有相关领导曾专门找到她承诺,会有一大批相关人员受到相应的处分。

毕节警方上门通报 10 人左右受处分,任女士对结果还是比较满意

静等了近 4 个月,还是没有等来任何追责结果。5 月 26 日,任女士通过网络平台发声称,自通报过后已经 4 个月了,但是毕节警方仍未给出处理结果。在此期间,她多次催促他们公布处理结果,“然而 4 个月前是快了,现在,还是快了 ! ”她觉得这起案件不会有后续处理了,自己也不抱任何希望了。该发声再次引发舆论的关注。

5 月 28 日晚,记者从任女士处获悉,毕节市警方专程赶到贵阳市向其通报了对警方相关人员的处理结果。

任女士说,28 日下午 17 时左右,毕节市公安局、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和调查组等六七名工作人员专程赶到贵阳找到她,并带她到一家酒店的会议室里,向她通报了对警方相关人员的处分。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新任局长郝局长就工作人员对其造成的伤害专门道了歉,并将对相关人员的处分向其做了宣读,之后又让她看了一遍相关处分的红头文件。在该文件中,她看到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原局长周某因负有领导责任,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他不是撤职,他还有其他职位” ; 七星关分局洪山派出所正、副所长杨某和张某被撤职和降三级。“被处分的有 10 人左右,基本都是民警方面的,包括区公安分局法制科的相关工作人员也被记了大过。”

任女士表示,她看到该文件上面盖有纪委的章。她认为,该处分还是比较严肃的,她对该处分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同时她也表示,该处分结果是否对外公布她并不清楚,“公布不公布对我来说无所谓了,反正这个结果给到我了”,“不向外通报的话也能理解”。

5 月 29 日上午,洪山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说,该所正、副两位所长杨某和张某现在已经没在所里上班了,局里应该对他们进行处理了。至于对二人是否进行了撤职和降级处分,该工作人员表示,他对此并不清楚,具体情况需要询问上级领导。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说,该局新任局长郝局长是 4 月初才调过来的,原局长周局长 3 月底已调离公安工作岗位,至于他是否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他并不清楚,前几天他一直在外工作,今天才来值班。至于分局对涉事人员的整个处置情况,目前应该还在纪委那边,相关信息应该还没传达到办公室,但办公室主任应该知道,周一可与他们主任联系。记者随后跟该分局纪委及毕节市公安局联系,但未能联系成功。

刘支书还处在停职调查中,其责任不好认定

任女士表示,纪委方面表示,刘支书还处在停职调查中,她的责任不好认定,她要报警的确是她个人的权利,他们在查她前夫赵某是否干涉了案件时,发现他的通话记录和微信记录都没有跟办案人员联系过。不过,任女士知道,赵某和刘支书虽然已经离婚了,但他们还住在一套房子的楼上楼下。刘支书报案后,她和前夫是否在家中对此事有过沟通,任女士表示“这个讲不清楚”。但要给其处分的话也需要真凭实据。如果查不出来也没有办法,“这个方面我也蛮看得开的。”

“现在的话这件事情可以结束了。”任女士向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记者表示,刘支书受不受到处分就随他们便吧,能查出来就查出来,“我无所谓了”。

在 28 日中午,任女士在某网络平台所发的“有些误传我澄清下”中曾提到,“刘支书不需要就报警的事道歉,但是她自己工作态度有没有推诿不作为,她一屁股坐到物业、业委会那边是不是跟那边有什么利益关系,以及刘支书有没有利用她本人及前夫的关系对本次案件施加不正当影响,这个是需要纪委的回应的 ! ”